跳到主要內容

跨動物與植物的賀爾蒙:ABA (abscisic acid)

ABA。圖片來源:wiki
之前曾經有廠商張冠李戴,把植物的生長素當成了動物的生長激素,宣稱吃了含有生長素的植物果實恐怕會性早熟;其實植物的生長素與動物的生長激素相差得非常遠,也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植物的生長素可以當作動物的生長激素來使用。

不過,植物的六大賀爾蒙:生長素、細胞分裂素、芸苔素、乙烯、吉貝素與離層酸裡面,倒是真有一種是動植物通用的!這種賀爾蒙是離層酸(ABA,abscisic acid)。

離層酸被發現跟動物有關,是2001年在海綿的研究。研究團隊發現,當海水溫度上昇(或機械壓力)時,海綿的陽離子通道會開啟,造成離層酸分泌上昇,接著便活化蛋白質激酶A(PKA),啟動一連串的信息傳導,最後鈣離子上昇。

這個發現,使得科學家們對這個植物賀爾蒙非常感興趣。離層酸在植物裡也主導了一部份的壓力反應(缺水、缺養分、紫外光照射),那麼高等動物是否也會分泌離層酸呢?

答案是肯定的。高等動物,包括人類,都會合成離層酸;但是人類合成離層酸的主要用途,卻不是用來處理壓力反應。離層酸在人體內,由與免疫相關的細胞負責合成:包括顆粒性白血球(granulocytes)、單核球(monocyte)以及巨噬細胞(macrophage),都會合成離層酸。更有意思的是,胰腺的β細胞(pancreatic β-cell)也會合成離層酸喔!而且β細胞要在受到葡萄糖刺激後,才會分泌離層酸呢!

由於β細胞的角色主要就是分泌胰島素(insulin)來調節血糖濃度,因此使得研究團隊覺得非常好奇。是否離層酸也與血糖調節相關呢?如果這樣,那麼口服離層酸是否會有調節血糖的效果?

於是,研究團隊找來富含離層酸的水果,並製作萃取物。為什麼要製作萃取物呢?因為做實驗,一定要有控制組;如果給實驗組吃了富含離層酸的水果、給控制組吃不一樣的水果或不吃水果,那麼控制組的人的心情可能會受到影響,或許就會讓實驗變得不準確。因此,研究團隊拿了杏(apricot)來製作萃取物,提供給參與實驗的對象(老鼠與人)與葡萄糖一起服用。

結果發現,只要口服每公斤體重0.5-1微克(μg)的離層酸,就可以有效降低血糖和胰島素的分泌。而且吃得多的效果好,顯示了離層酸的確有降血糖的效果。

過去也有許多觀察發現離層酸與降血糖之間的關係。研究團隊發現,正常人在進行葡萄糖耐受性試驗時,血清中的離層酸濃度會上昇;但是類似的現象在第二型糖尿病病人以及妊娠糖尿病病人的血清裡是看不到的。而當第二型糖尿病病人進行膽胰分流手術(biliopancreatic diversion)一個月後,或妊娠糖尿病病人產後一個月,他們的血清離層酸濃度的變化,隨著血糖值回歸正常後,也跟著回復正常了。

有趣嗎?這可說是另一個打破動植物疆界的發現,而且有許多觀察都發現,離層酸可能是經由刺激肌肉細胞加速吸收血糖,來達成降血糖的目的。由於血糖上昇的幅度小了,當然胰島素也不用分泌那麼多,於是胰島素的量也減少了。胰島素分泌量減少,還有「防肥」的效果唷!

相信讀者們看到這裡一定大為興奮,但想到臺灣不產杏大概又有點悲傷。除了杏以外,還有什麼水果富含離層酸呢?事實上,離層酸含量最高的水果是無花果,第二名是覆盆子(bilberry),第三名才是杏;不過第四名可是臺灣土產--香蕉喔!

不過,究竟離層酸在高等動物與植物之間,是否真的完全沒有扮演相同的角色呢?其實有的,人的角質細胞(keratinocyte)與阿拉伯芥(Arabidopsis thaliana)在受到UV照射時,都會先釋放離層酸,然後離層酸再引發一氧化氮(NO)的產生呢!

本文版權為台大科教中心所有,其他單位需經同意始可轉載)

參考文獻:

Elena Zocchi, Armando Carpaneto, Carlo Cerrano, Giorgio Bavestrello, Marco Giovine, Santina Bruzzone, Lucrezia Guida, Luisa Franco, and Cesare Usai . 2001.The temperature-signaling cascade in sponges involves a heat-gated cation channel, abscisic acid, and cyclic ADP-ribose. PNAS  98 (26) 14859-14864

Mirko Magnone, Elena Zocchi et. al. 2015. Microgram amounts of abscisic acid in fruit extracts improve glucose tolerance and reduce insulinemia in rats and in humans. FASEB J. 29(12):4783-4793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蠔菇(Pleurotus ostreatus)是葷食還是素食呢?

  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蠔菇( Pleurotus ostreatus )是很受素食者歡迎的食物。在素食餐廳裡絕對不會看不到蠔菇,不管是清炒或做成羹,都很美味。 但是有一點素食者可能不知道的事情是:蠔菇是吃葷的!蠔菇會產生菌絲柄,頂上有一小滴有毒物質,靠著它來麻痺土壤中的線蟲,讓菌絲可以慢慢穿透線蟲的嘴,再從內部開始消化線蟲...所以到底蠔菇是素食還是葷食呢? 撇開蠔菇到底是葷食還是素食的大哉問不管,有一個台灣的研究團隊對於蠔菇到底怎樣成功地捕捉獵物感興趣。他們的研究發現,蠔菇會經由線蟲的纖毛作用,讓線蟲的頭部以及咽喉部的肌肉細胞因為發生大量的鈣離子流入導致過度收縮,最後造成全身神經細胞與肌肉細胞的壞死,造成線蟲癱瘓。 研究團隊發現,這個機制對許多線蟲都有效,即使那些線蟲在演化上已經分開了2.8-4.3億年。 所以,回到我們的大哉問,到底蠔菇是葷食還是素食?從永續的角度來看,吃蠔菇似乎很不環保,但蕈類究竟有多少有這樣的生活形態,會不會這樣的生活形態對很多蕈類都是如此呢? 後記:許多網友回饋提到,牛吃草但是牛是葷食,所以葷素應該不是用生物的食性來區分的;不過從永續的角度來看,如果我們想要少消耗一點地球的資源,似乎吃吃葷的植物也相對消耗資源較多? 參考文獻: Sensory cilia as the Achilles heel of nematodes when attacked by carnivorous mushrooms Ching-Han Lee, Han-Wen Chang, Ching-Ting Yang, Niaz Wali, Jiun-Jie Shie, Yen-Ping Hsueh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Mar 2020, 117 (11) 6014-6022; DOI: 10.1073/pnas.1918473117

植物根部分泌的類黃酮素(flavonoids)可改變土壤菌相,提升產量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過去對植物營養的研究發現,植物的根部會分泌氫離子,幫助調整周圍土壤的酸鹼度(pH值),讓鐵離子可以溶解在水中方便植物吸收。而豆科植物的根部更會在缺氮時分泌類黃酮素(flavonoids),吸引固氮菌前來形成根瘤(root nodules),幫助植物獲取氮素。 最近的研究發現,會分泌類黃酮素的植物並不僅止於豆科植物,喜歡類黃酮素的細菌也不僅止於固氮菌。研究團隊在進行幾個產量不同的玉米栽培種時,意外發現其中一個高產品系787的根部產生大量的類黃酮合成酶2(flavone synthase 2)。這個品系的玉米,其根部會利用這個酵素合成大量的類黃酮素,然後把它釋放到土壤中。 由於豆科植物會藉由釋放類黃酮素到土壤裡來吸引根瘤菌,這讓研究團隊想,會不會這品系的玉米的高產量,也是因為它會釋放類黃酮素來吸引細菌、改變土壤菌相呢?於是他們選取了另一個品系LH93來做實驗。一般LH93長得小小的、產量也低,但當他們把LH93種在曾經栽種過787的土壤中,LH93的產量就提高了。但是,若在種植787之後先把土壤拿去滅菌後再種LH93,就沒有這個效果了,證明的確與土壤中的細菌有關。 這些細菌對玉米產生了什麼影響呢?研究團隊認為可能會促進玉米長出更多的側根,讓玉米能夠吸收更多的養分。為什麼會這麼說是因為,研究團隊拿了一個無法產生側根的突變株,把它種在種植過787的土壤中,結果這突變株就長出側根了。研究團隊也發現,787以及種在種過787土壤中的玉米們,在缺氮的狀況下生長的狀況還是比較好。 由上面這些結果可知,就算不是豆科植物,一般植物也會從根部分泌類黃酮素來改變土壤的菌相,讓自己能吸收足夠的養分(尤其是氮)。 參考文獻: Peng Yu, Xiaoming He, Marcel Baer, Stien Beirinckx, Tian Tian, Yudelsy A. T. Moya, Xuechen Zhang, Marion Deichmann, Felix P. Frey, Verena Bresgen, Chunjian Li, Bahar S. Razavi, Gabriel Schaaf, Nicolaus von Wirén, Zhen Su, Marcel Bucher, Kenichi Tsuda, Sofie Goormachtig, Xinpin

臺灣水韭(Isoetes taiwanensis)的光合作用機制

  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臺灣水韭( Isoetes taiwanensis )是水韭屬的一種多年沉水、挺水或陸生之水生草本植物,分佈於陽明山國家公園七星山的夢幻湖,是台灣唯一一種水韭屬物種。最近它的基因體定序已完成,基因體為1.66GB,共有39,461個基因,重複的序列佔基因體的38%。 關於水韭屬( Isoetes )的植物有一點很特別的是,它們是CAM植物。我們在學習光合作用的時候,總是說CAM植物生存在極度缺水的地區,因此演化出了晚上開氣孔、白天關氣孔的機制來避免水分散失。照理說,生活在水中的水韭屬植物不會有缺水的問題,應該不需要進行CAM代謝吧?但是水韭屬植物都是如假包換的CAM植物,它們在夜間會累積有機酸,白天再把有機酸分解產生二氧化碳供光合作用使用。科學家們推測,或許水韭屬植物為了生存競爭而演化出進行CAM代謝--晚上開氣孔吸收二氧化碳,避免與其他水生植物競爭二氧化碳。 臺灣水韭很特別的一個地方是:一般的CAM植物都有兩個PEPC(phosphoenolpyruvate carboxylase)。這個酵素負責在RuBisCo之前將二氧化碳抓下來,與磷酸烯醇丙酮酸(PEP,phosphoenolpyruvate)反應產生草醯乙酸(OAA,oxaloacetate)。一般CAM植物中的兩個PEPC,其中一個為植物型,另一個為細菌型。植物型PEPC負責進行CAM代謝,而細菌型PEPC則與CAM代謝無關。 有趣的是,不只是植物型的PEPC,臺灣水韭的細菌型PEPC也與CAM代謝有關;研究團隊發現兩型的PEPC的晝夜循環表現都與CAM代謝基因的晝夜循環一致,而且細菌型的PEPC的表現量甚至高於植物型的PEPC。另外,臺灣水韭的植物型PEPC也缺乏其他CAM植物特有的天冬胺酸(aspartic acid)序列。這個天冬胺酸出現在PEPC的活化位址的附近,可提升PEPC的活性;但在台灣水韭的這個位子卻是精胺酸(arginine)或離胺酸(lysine),就像其他的非CAM植物一樣。當然,這可能是因為水韭屬植物在三億年前就跟其他的CAM植物分家的關係。 另外,臺灣水韭也有幾個生物時鐘相關的基因表現與一般植物不同。 參考文獻: D. Wickell et al. 2021. Underwater CAM photosynthesis elucidated by I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