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世界維管束植物大盤點

全世界到底有多少種植物呢?在科學家們比對許多網站、搜尋大量文獻,刪除掉不同名但實為同種的植物後,邱園(the Royal Botanical Gardens, Kew)終於在今年釋出了第一份世界(維管束)植物調查報告。

根據這份報告,世界上有390,900種維管束植物,其中種子植物有369,000種,佔94.4%。這麼多的維管束植物,有多少種為人類所用了呢?根據文獻的紀錄,人類只用了31,128種,還不到十分之一(7.96%);其中最大宗,不意外就是藥用(17,810種,57.1%)。當作食物的植物則有5,538種(17.8%),而作為材料的則有11,365種(36.5%)。雖然我們常聽到「有毒植物」這個詞,但在這麼多為人類所用的植物裡面,只有2,503種是作為毒藥/毒素,還不到一成(8.04%)。

在2015年,全世界總共發現2,034種新植物。包括九十種海棠屬、十八種蕃薯屬(包括了蕃薯 Ipomoea batatas 的近親)、五種洋蔥屬以及一種在臉書上發現的肉食植物。中國、澳洲與巴西是過去十年提出最多新種的國家,中國提出了1,537種,澳洲提出了1,648種,而巴西則提出了2,200種。

為什麼會有不同名但實為同種的狀況呢?那是因為同一種植物在不同的時間、空間,被不同的人發現的關係。由於命名是根據生物的特徵,所以同一個植物會有不同的名字。這些分類上的同義詞(synonym),由於描述了生物的特徵,因此也會被保留下來;根據邱園的資料,平均每個植物有2.7個同義詞。

隨著近年生物科技的發展,植物的分類由過去以型態(尤其是花的型態)為主的分類系統,開始朝著分子分類學的方向發展。為了分類,目前已經有三分之一弱的維管束植物有部分的基因被定序(106,700種,28.92%);主要定序的基因在rbcL與/或matK上。這兩個基因都是葉綠體的基因,因為在不同的植物間高度保留而被用做分類上的依據。整個基因體完整的被解讀出來的植物,只有一百三十九種,還不到0.1%,而且大部分是農作物。由於氣候變遷造成農作物的產量與品質都受到影響,近年來各國的研究團隊紛紛在找尋農作物的野生種,並將之與現在的栽培種進行雜交,以培育出更能抗蟲、抗旱等特質的新品種,因此目前更重要的工作,應該是將農作物的野生種定序出來呢!

雖然看起來好像不少,但是有21%的植物面臨絕種的威脅,失去棲地(包括紅樹林、森林)、病蟲害、入侵植物都是影響植物生存的重要原因。除此之外,氣候變遷在近年來也成為一大因素。有超過十分之一的植物生長區域很容易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由於植物要傳播幾乎都要藉助其他的生物或水力、風力等,使得植物們在面對氣候變遷時特別脆弱。

而有些區域--如巴西--有非常豐富的植物資源,但因為人為的破壞,可能有些植物在還來不及被發現之前,就消失了。例如 Drosera magnifica就是很好的例子。若不是一位業餘的植物愛好者剛好在那個區域還沒有被開發之前到了附近,看到它之後拍照上傳到臉書被研究人員看到,我們或許根本來不及知道世界上竟然有可以長到1.5米高的肉食植物,它就已經永遠消失在地球上了。

Drosera magnifica。圖片來源:Nature News

由於這份報告只有調查維管束植物,如果把「所有的」植物,包括藻類、地錢(liverwort)、角苔(hornwort)與苔蘚(moss)都算進去,會怎麼樣呢?筆者好奇調查了一下發現,苔蘚大約有12,000種,地錢約有9,000種,角苔大約有一百種,其實都還好。但是藻類很難估計,從三萬到超過一百萬種都被提出來過。如果以三萬種來算,全世界的植物約有442,000種,其中種子植物大概佔83.5%;如果藻類以一百萬種來算,全世界的植物就會有1,412,000種,種子植物大概佔26.2%。

全世界有4,979種入侵植物,包括粉綠狐尾藻(Myriophyllum aquaticum)、小花蔓澤蘭(Mikania micrantha)等。這些入侵植物,若以科來區別,最大宗的是菊科,第二名是禾本科,第三名是豆科。每年世界各國因為入侵植物所造成的環境破壞、以及為了要移除入侵植物所做的努力,消耗了5%的GDP。

粉綠狐尾藻。圖片來源:Wiki
從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後,全球化的腳步就未曾停歇。全球化讓我們得以享用全世界的農產品,甚至有些無須運送就可以直接在本地生產;但有許多物種,由於人們未曾思考周詳便率爾引進,使得它們得以流佈全球。邱園的這個入侵植物清單,可以給世界各國政府作為參考,未來在考慮引進某些植物時,可以先核對一下,再考慮是否要引進。

邱園的科學家們說,第一份報告總免不了有些不足之處,不過未來他們打算每年更新一次,希望可以讓這個報告越來越好。筆者看了真覺得無限欽佩,教科書每年改版對編輯群來說幾乎是不可能,但是他們卻打算要每年改版世界(維管束)植物調查報告(跪)。

本文版權為台大科教中心所有,其他單位需經同意始可轉載)

參考文獻:

Royal Botanical Gardens Kew. State of the World's Plants 2016.

Rebecca Morelle. 2016/5/10. Kew report makes new tally for number of world's plants. BBC.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蠔菇(Pleurotus ostreatus)是葷食還是素食呢?

  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蠔菇( Pleurotus ostreatus )是很受素食者歡迎的食物。在素食餐廳裡絕對不會看不到蠔菇,不管是清炒或做成羹,都很美味。 但是有一點素食者可能不知道的事情是:蠔菇是吃葷的!蠔菇會產生菌絲柄,頂上有一小滴有毒物質,靠著它來麻痺土壤中的線蟲,讓菌絲可以慢慢穿透線蟲的嘴,再從內部開始消化線蟲...所以到底蠔菇是素食還是葷食呢? 撇開蠔菇到底是葷食還是素食的大哉問不管,有一個台灣的研究團隊對於蠔菇到底怎樣成功地捕捉獵物感興趣。他們的研究發現,蠔菇會經由線蟲的纖毛作用,讓線蟲的頭部以及咽喉部的肌肉細胞因為發生大量的鈣離子流入導致過度收縮,最後造成全身神經細胞與肌肉細胞的壞死,造成線蟲癱瘓。 研究團隊發現,這個機制對許多線蟲都有效,即使那些線蟲在演化上已經分開了2.8-4.3億年。 所以,回到我們的大哉問,到底蠔菇是葷食還是素食?從永續的角度來看,吃蠔菇似乎很不環保,但蕈類究竟有多少有這樣的生活形態,會不會這樣的生活形態對很多蕈類都是如此呢? 後記:許多網友回饋提到,牛吃草但是牛是葷食,所以葷素應該不是用生物的食性來區分的;不過從永續的角度來看,如果我們想要少消耗一點地球的資源,似乎吃吃葷的植物也相對消耗資源較多? 參考文獻: Sensory cilia as the Achilles heel of nematodes when attacked by carnivorous mushrooms Ching-Han Lee, Han-Wen Chang, Ching-Ting Yang, Niaz Wali, Jiun-Jie Shie, Yen-Ping Hsueh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Mar 2020, 117 (11) 6014-6022; DOI: 10.1073/pnas.1918473117

植物根部分泌的類黃酮素(flavonoids)可改變土壤菌相,提升產量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過去對植物營養的研究發現,植物的根部會分泌氫離子,幫助調整周圍土壤的酸鹼度(pH值),讓鐵離子可以溶解在水中方便植物吸收。而豆科植物的根部更會在缺氮時分泌類黃酮素(flavonoids),吸引固氮菌前來形成根瘤(root nodules),幫助植物獲取氮素。 最近的研究發現,會分泌類黃酮素的植物並不僅止於豆科植物,喜歡類黃酮素的細菌也不僅止於固氮菌。研究團隊在進行幾個產量不同的玉米栽培種時,意外發現其中一個高產品系787的根部產生大量的類黃酮合成酶2(flavone synthase 2)。這個品系的玉米,其根部會利用這個酵素合成大量的類黃酮素,然後把它釋放到土壤中。 由於豆科植物會藉由釋放類黃酮素到土壤裡來吸引根瘤菌,這讓研究團隊想,會不會這品系的玉米的高產量,也是因為它會釋放類黃酮素來吸引細菌、改變土壤菌相呢?於是他們選取了另一個品系LH93來做實驗。一般LH93長得小小的、產量也低,但當他們把LH93種在曾經栽種過787的土壤中,LH93的產量就提高了。但是,若在種植787之後先把土壤拿去滅菌後再種LH93,就沒有這個效果了,證明的確與土壤中的細菌有關。 這些細菌對玉米產生了什麼影響呢?研究團隊認為可能會促進玉米長出更多的側根,讓玉米能夠吸收更多的養分。為什麼會這麼說是因為,研究團隊拿了一個無法產生側根的突變株,把它種在種植過787的土壤中,結果這突變株就長出側根了。研究團隊也發現,787以及種在種過787土壤中的玉米們,在缺氮的狀況下生長的狀況還是比較好。 由上面這些結果可知,就算不是豆科植物,一般植物也會從根部分泌類黃酮素來改變土壤的菌相,讓自己能吸收足夠的養分(尤其是氮)。 參考文獻: Peng Yu, Xiaoming He, Marcel Baer, Stien Beirinckx, Tian Tian, Yudelsy A. T. Moya, Xuechen Zhang, Marion Deichmann, Felix P. Frey, Verena Bresgen, Chunjian Li, Bahar S. Razavi, Gabriel Schaaf, Nicolaus von Wirén, Zhen Su, Marcel Bucher, Kenichi Tsuda, Sofie Goormachtig, Xinpin

臺灣水韭(Isoetes taiwanensis)的光合作用機制

  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臺灣水韭( Isoetes taiwanensis )是水韭屬的一種多年沉水、挺水或陸生之水生草本植物,分佈於陽明山國家公園七星山的夢幻湖,是台灣唯一一種水韭屬物種。最近它的基因體定序已完成,基因體為1.66GB,共有39,461個基因,重複的序列佔基因體的38%。 關於水韭屬( Isoetes )的植物有一點很特別的是,它們是CAM植物。我們在學習光合作用的時候,總是說CAM植物生存在極度缺水的地區,因此演化出了晚上開氣孔、白天關氣孔的機制來避免水分散失。照理說,生活在水中的水韭屬植物不會有缺水的問題,應該不需要進行CAM代謝吧?但是水韭屬植物都是如假包換的CAM植物,它們在夜間會累積有機酸,白天再把有機酸分解產生二氧化碳供光合作用使用。科學家們推測,或許水韭屬植物為了生存競爭而演化出進行CAM代謝--晚上開氣孔吸收二氧化碳,避免與其他水生植物競爭二氧化碳。 臺灣水韭很特別的一個地方是:一般的CAM植物都有兩個PEPC(phosphoenolpyruvate carboxylase)。這個酵素負責在RuBisCo之前將二氧化碳抓下來,與磷酸烯醇丙酮酸(PEP,phosphoenolpyruvate)反應產生草醯乙酸(OAA,oxaloacetate)。一般CAM植物中的兩個PEPC,其中一個為植物型,另一個為細菌型。植物型PEPC負責進行CAM代謝,而細菌型PEPC則與CAM代謝無關。 有趣的是,不只是植物型的PEPC,臺灣水韭的細菌型PEPC也與CAM代謝有關;研究團隊發現兩型的PEPC的晝夜循環表現都與CAM代謝基因的晝夜循環一致,而且細菌型的PEPC的表現量甚至高於植物型的PEPC。另外,臺灣水韭的植物型PEPC也缺乏其他CAM植物特有的天冬胺酸(aspartic acid)序列。這個天冬胺酸出現在PEPC的活化位址的附近,可提升PEPC的活性;但在台灣水韭的這個位子卻是精胺酸(arginine)或離胺酸(lysine),就像其他的非CAM植物一樣。當然,這可能是因為水韭屬植物在三億年前就跟其他的CAM植物分家的關係。 另外,臺灣水韭也有幾個生物時鐘相關的基因表現與一般植物不同。 參考文獻: D. Wickell et al. 2021. Underwater CAM photosynthesis elucidated by I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