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原來作物有故事】玉米與美洲文明

冬天來一根熱騰騰的水煮玉米或烤玉米、看電影時買一大包熱呼呼的爆米花,玉米雖然不是我們的主食,但也溫暖了我們的腸胃、增加我們生活的樂趣。

生活中,玉米以各種型態出現在我們面前。除了早期的白玉米、後來黃色的甜玉米以及現在可以做沙拉吃的水果玉米之外,玉米還以其他我們不容易留意到的型態出現:高果糖糖漿,以及動物的肉。

高果糖糖漿是在1960年代發明的。用酵素把玉米澱粉裡的葡萄糖轉為果糖後,玉米澱粉就成了高果糖糖漿。因為味道爽口又使用方便,它大量出現在飲料裡, 也造成了我們的肥胖問題。

很難想像,動物的肉裡面有玉米!那是因為,玉米是動物飼料的原料之一,就算你不喜歡吃玉米,只要你吃肉,還是會間接的吃到玉米喔!也就是因為這樣,玉米是世界產量第一的農作物呢!

在台灣,我們喜歡單色的玉米;但是美洲的原住民們卻喜歡雜色的玉米。雜色玉米其實是玉米基因體裡面的「跳躍基因」(transponson)造成的;所以沒有兩根雜色玉米的花樣是完全相同的。這個現象一直沒有人去研究,直到1940-1950年,美國的芭芭拉•麥克林托克(Barbara McClintock,1902-1992)博士解出了這個謎題之後,大家才知道原來有些基因是可以在基因體上移動的。

中南美洲的原住民可都是以玉米為主食的。他們大約在公元五千年前開始種玉米,到公元一千五百年前玉米就已經是現在的樣子了。不過,雖然玉米造就了馬雅、阿茲特克與印加文明,但由於它無法自然播種,也限制了這些文明的發展。

雖然玉米無法自然播種,但它的祖先--大芻草—是可以自然播種的喔!玉米可以說是被人類改變最多的農作物了,從比玉米筍還要小、具有堅硬種皮的大芻草,到長達二三十公分、香甜可口的甜玉米,若不說明,沒有人會相信他們是一家人呢!

上:大芻草,中:大芻草與現代玉米的混種,下:現代玉米。
圖片來源:Wiki

玉米在美洲原住民的重要性,可以由印加文明中的大地之母(Pachamama)看出來。大地之母有兩個化身,一個是馬鈴薯女神(Axomama),另一個就是玉米女神(Saramama)。美洲原住民也發現了爆米花:有些品系的玉米,因為澱粉分佈的位置,使得他們的穀粒在加熱後會爆,由於他們崇敬玉米,於是爆米花也用來在祭典裡祭神。

但是,等到歐洲人到了新大陸,看到了玉米,一開始卻把它當作觀賞植物;後來又認為它的營養價值不如小麥,只適合給豬吃。不過,由於它生長快、產量大,很快南歐的義大利、西班牙等地,就開始有人以玉米為主食。

但是,由於歐洲人不懂得怎麼樣正確的處理玉米(將玉米泡在草木灰或石灰製成的鹼水裡加熱,以釋出維生素B3),於是,許多吃玉米的窮人都因為維生素B3缺乏而得了糙皮病;因為當地的醫生發現,得糙皮病的人很多都是以玉米為主食,於是就認為是玉米有問題!還好後來的科學研究還了玉米清白,不然還真是冤枉呢!

(本文編輯後發表於2016.10.18國語日報科學版)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多於12排的玉米是基改玉米(GMO corn)?假的啦!

 最近從朋友那裡收到了這張圖... 這張圖說,玉米果實超過12排的都是基改(大陸稱為轉基因)玉米。從圖片上的文字是簡體來看,顯然是從大陸傳過來的資訊,但不管資訊從哪裡來,這資訊是真的嗎? 首先我們先從邏輯上來判斷。什麼決定玉米果實有幾排?顯然不是製造基改玉米的基因。目前的基改玉米,大多都是帶有蘇力菌的抗蟲基因的Bt玉米。Bt玉米是植入蘇力菌的cry基因,而這個基因的作用是讓食用它的昆蟲腸穿孔死亡,並不會影響玉米的排數。 當然,可能會有讀者說,或許當初製作基改玉米的生技公司就選用了多於12排的玉米來植入這個基因,所以我們還是可以用這個標準來判別啊? 別忘了一件事:生技公司選用的品系,當然是目前受歡迎的品系;他們不會特別去選一個不怎麼受歡迎的品系來製作基改玉米。也就是說,就算當初選來製作基改玉米的品系它的果實真的是多於12排好了,肯定也有非基改的版本在市面上流通,怎麼能以此來判別誰是基改、誰是非基改呢? 當然光靠邏輯,可能還不能說服大家;我在網路上查了一下發現,有一篇一樣是來自大陸的闢謠文章(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 連結 在此),裡面提到: 『 甜玉4號,它的穎果排數為14,1992年通過北京市農作物品種委員會審定通過的雜交甜玉米品種;其二是登海9號,它的穎果排數為16,1994年由山東省農科院雜交育成並在多地開始規模化試種;其三是興農998,它的穎果排數為20排,2003年開始規模化試種的雜交種。...轉基因玉米最早被商品化種植的時間是1995年(在美國種植),甜玉4號、登海9號都早於這個時間。所以這些玉米雜交種實例可以證明「只有穎果少於12排的玉米才是非轉基因,多於12排的玉米都是轉基因!」是謠言! 』 事實上,因為大家喜歡果實大的玉米,所以多於12排的玉米很常見。 網友補充: 1. 玉米排數正常是偶數,這根雌花形成有關。如果不是偶數,就是授粉不完全。 2. 農友種苗公司育成的「 華珍二號 」,其果實是12排或14排,但它是貨真價實的非基改玉米。 3. 根據台南農改場的 資料 ,肯定多於12排的玉米有:      硬質玉米: 台南16號 (14-16)、 台南20號 (16)、 台南29號 (14-16)、 台南30號 (14-16)      甜玉米: 台南27號 (14-16)、 台南28號 (14-16)      另外還有一些是可能會多於12排的,就不列

老祖宗的偏方殺死多重抗藥菌

現代醫學常常對於某些偏方不屑一顧,不過最近諾丁漢大學(University of Nottingham)的微生物學家哈里森博士(Freya Harrison)決定要來試試看記載於九世紀書中的古方,發現竟然可以殺死多重抗藥菌。 Bald's Leechbook。圖片來源: wiki 這本書,Bald's Leechbook,裡面有個用來治療睫毛毛根感染的方子。這藥方是這麼製作的: 將等量的韭菜與大蒜混合後搗碎,加入公牛膽與酒在銅鍋中烹煮九天。(詳見本文最後的更正) 研究人員發現,要重現古方其實也不容易;雖然現在也有韭菜與大蒜,但是育種使得現代的韭菜與大蒜跟九世紀的品系有所不同;即使研究人員找到了所謂的「傳統」(heritage)品種,但他們仍擔心是否還是不一樣。 公牛膽倒是比較容易,很多化學藥劑公司都販售膽鹽;另一個問題是銅鍋。銅鍋非常貴,因此哈里森博士決定把整個配方在玻璃器品中烹煮九天,但在配方中加入一片銅同煮。 九天以後配方完成。哈里森博士說,烹煮的過程中整個實驗室充滿了大蒜的味道,讓附近的人都以為他們在實驗室裡煮東西吃;九天結束時,藥膏有個恐怖的味道。 但是味道恐怖歸恐怖,哈里森博士發現它可以殺死土壤中的細菌。更好的是,它可以治療被多重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感染的老鼠,效果與萬古黴素(Vancomycin)相當。 接下來的工作就是要了解為何這古方有效。2005年有另一個研究團隊嘗試過同樣的方子,但沒有任何效用。唯一的差別是他們沒有煮九天。而單獨使用任何一個成分也都沒有效果。 ( 本文 版權為台大科教中心所有,其他單位需經同意始可轉載) 2015/10/10 更正:由於當初只有參考文獻1中的文字可供參考,而New Scientist 使用了stewing這個詞,使筆者誤以為是「將等量的韭菜與大蒜混合後搗碎,加入公牛膽與酒在銅鍋中烹煮九天。」;本文中的研究於2015/8出版於mBio期刊(2),參考其中的方法發現,正確的製備過程是「將等量的韭菜與大蒜混合後搗碎,加入公牛膽與酒在銅鍋中置放九天。」。特此更正。 2020/7/29 更新:最新的研究發現,以洋蔥(onion)取代韭菜(leek)的效果更好。因為原文提到的那名詞可能是洋蔥也可能是韭菜,所以研究團隊測試了兩種版本,結果發現洋蔥的效果更好。當然,研究團

蠔菇(Pleurotus ostreatus)是葷食還是素食呢?

  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蠔菇( Pleurotus ostreatus )是很受素食者歡迎的食物。在素食餐廳裡絕對不會看不到蠔菇,不管是清炒或做成羹,都很美味。 但是有一點素食者可能不知道的事情是:蠔菇是吃葷的!蠔菇會捕捉土壤中的線蟲,所以到底蠔菇是素食還是葷食呢? 撇開蠔菇到底是葷食還是素食的大哉問不管,有一個台灣的研究團隊對於蠔菇到底怎樣成功地捕捉獵物感興趣。他們的研究發現,蠔菇會經由線蟲的纖毛作用,讓線蟲的頭部以及咽喉部的肌肉細胞因為發生大量的鈣離子流入導致過度收縮,最後造成全身神經細胞與肌肉細胞的壞死,造成線蟲癱瘓。 研究團隊發現,這個機制對許多線蟲都有效,即使那些線蟲在演化上已經分開了2.8-4.3億年。 所以,回到我們的大哉問,到底蠔菇是葷食還是素食?從永續的角度來看,吃蠔菇似乎很不環保,但蕈類究竟有多少有這樣的生活形態,會不會這樣的生活形態對很多蕈類都是如此呢? 後記:許多網友回饋提到,牛吃草但是牛是葷食,所以葷素應該不是用生物的食性來區分的;不過從永續的角度來看,如果我們想要少消耗一點地球的資源,似乎吃吃葷的植物也相對消耗資源較多? 參考文獻: Sensory cilia as the Achilles heel of nematodes when attacked by carnivorous mushrooms Ching-Han Lee, Han-Wen Chang, Ching-Ting Yang, Niaz Wali, Jiun-Jie Shie, Yen-Ping Hsueh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Mar 2020, 117 (11) 6014-6022; DOI: 10.1073/pnas.1918473117